Gourmet Hunter

新型冠状病毒掩盖,虚假信息,网民反制

GreatFire现在正与自由之家建立合作,并将定期分享他们的《中国媒体快报》。自由之家是一个独立的监督机构,致力于扩大世界各地的自由和民主。他们密切关注中国的互联网自由问题,是中国以外少数提供中文内容的组织之一。

您可以直接在中国媒体快报的网站上订阅或发送一封邮件到 cmb1@freedomhouse.org 订阅。

----

本月图片:表情包约谈录

这张图片结合了表情包和中文字,传达了3月10日中国《人物》杂志对武汉医生艾芬被约谈的开唱白,传达出像非典病毒肺炎在武汉市传播的早期迹象是如何被压制。这是在审查员迅速采取行动删除该文章时,中国网民采用的能继续传播该文章的众多创意方案之一。尽管该整个约谈的不同版本在中国以外仍然被存留了下来,据报导,艾芬本人已经失踪。资料来源:Fan Wenxin

 


 

本期分析: 北京掩盖了COVID-19一次,而这可能再次发生

政治制度旨在掩盖失败和夸大成功

作者:萨拉∙ 库克

中国在对抗COVID-19的斗争中似乎已占上风。疫情中心的武汉正在谨慎地解除长达数月的封锁。但是随着该疾病席卷全球,该国产生第二波感染仍有非常高的可能性,而且对官方数据准确性的质疑持续存在。

实际上,有关传染病最初几周以及中国官员最近采取的行动(包括数百起拘留和直言不讳的医生失踪)的讯息都表明,欺骗和虚假信息的造势活动比人们所认知的更为广泛。

因此至关重要的是,要充分了解十二月和一月出了什么问题,自那时以来北京的信息控制工作是如何发展的,以及造成最初伤害的相同因素是否仍然存在—又或者更变本加厉。

什么地方出了错

自二月初以来,各种时间表学术分析以及有关中国对疫情最初反应的调查报告被发布出来,在某些情况下,这对消息人士和作者们都构成了极大的风险。这些调查得出的两个结论在今天尤为相关。

首先,对医疗专业人员的禁言和对关键科学数据的压制远远超出了一月初广为人知针对武汉市试图通过微信警告同行的八名医生的报复行动。分析病原体的实验室被要求销毁样本,发布了该病毒基因组序列的医疗中心于第二天被暂时关闭,医生被阻止向中国的传染病追踪网络提交病例信息。关于卫生保健工作者生病的各种报导,显示(疫情)初期有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早期指标,但这些消息也都受到压制。更间接地,据报导说,官方媒体对受罚医生的报导对其他可能发出警报的医疗专业人员产生了寒蝉效应

其次,尽管武汉的地方官员应当受到指责,其他省份,以及中国的中央政府和国际卫生机构也难辞其咎。发布病毒基因组序列而后关闭的医疗中心位于上海。中央政府拒绝了美国在1月初派遣医学专家前往武汉的提议。武汉官员称他们之所以踟蹰拖延,部分原因是需要北京方面的批准,这反映了习近平过去八年来的决策权集于一身。重要的是,基于台湾医生从大陆同事那里听到的报导,台湾试图在12月31日警告世界卫生组织(WHO)人传人的威胁,但由于北京强迫国际组织回避这个民主之岛的政策,世界卫生组织对此不予理会。两周后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说,中国当局未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持续的混淆

一月下旬,中国当局决定对病毒采取强而有力的行动,封锁了武汉和其他许多湖北省的城市。那时有大量居民已经被感染,也有数百万人路过或离开了疫情中心。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审查制度收紧,医院的数据仍然是粗略的,掩盖了中国民众和医疗专业人员遭受苦难和呈现勇气的全貌。

但是,在过去的一个月中,甚至在中国的案件数量似乎有所下降的情形下,政府仍在继续钳制非官方的信息来源,并向国际社会提供不完整的数据。3月10日一家中文杂志发表了对武汉艾芬博士进行关于疫情爆发初期情形的采访。在线审查员进行了干预以压制该文章,但用户仍然找到了分享该文章的方法。艾芬博士随后便消失了。据「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站称,在3月2日至4月1日期间,因分享新型冠状病毒相关讯息而被捕的互联网用户数量几乎翻了一倍,从452人增加到897人。三名在武汉工作最突出的公民记者被拘留后仍未露面。

CMB-143-2

图片说明:艾芬(Ai Fen),来自武汉的医生,她在与中国媒体讲出早期武汉冠状病毒爆发情形后,已经失踪。图片来源:Renwu

同时,有关中国官方公布的感染案件数和死亡人数仍令人存疑。卫生专业人员的患病数据仅在2月14日通过研究论文而非官方渠道发布。二月下旬,山东省泄露的一套文件表明,省级卫生部门蓄意进行数据欺诈和对病例数量的缩水。随着武汉解除封锁,根据傧仪馆和当地居民的资料进行的新估算表明,武汉的死亡人数可能是官方报告的10倍。

中国压制性政治体系的日常运作无疑并没有改变。记者和医疗专业人员因试图在官方渠道之外分享信息而继续面临惩罚。在习近平领导下,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赢得了这场病毒的「战役」的宣传叙述— 即使像诸如美国、意大利和英国等国家都在挣扎—也给地方官员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他们避免承认其管辖范围内有第二波感染病例。习近平从党内清除政敌和批评家的努力减少了执政精英内部异议或路线改正的可能性。在最近一次针对批评习近平处理危机的公开信,对房地产大亨和共产党员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的逮捕和调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展望未来

所有这些因素都表明,中国对第二波感染的应对可能会遇到与应对最初疫情爆发时同样的问题。鉴于疫情在中国比世界其他地区提前了约三个月的位置,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提供的有关免疫力,无症状传播等疾病的数据以及疾病本身的性质将为其他国家如何分配珍贵资源的策略提供参考,并如何最终取消社会距离的规定之策略告知讯息。

北京在其他问题上的不诚实无助于此类数据的可信度。最近几周,中国外交官放大了有关该病毒起源于美国,意大利或其他地方的虚假阴谋论ProPublica于3月26日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了一个含有被劫持了的真实帐户的虚假的推特帐户群的网络,这些帐户正在秘密地将中国政府对病毒的宣传传播给全球观众。该网络的一部分连接到一家与中共中央统战部有关系的北京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外国政府、情报机构、卫生专家和新闻工作者应继续寻找有关中国正在发生和过去病例的独立和非官方信息来源,包括分别与中国不同地区的医疗专业人员咨询他们医院的情况。

此外,如印度正在进行的,卫生专业人员和政治领导人与台湾合作将会有很好的结果。加上对中共的合理怀疑,台湾对病毒快速且有效的反应已被证明是世界上最好之一,也这加强了台湾与世界卫生组织接触的必要性。

此外我们还应该努力继续监视,揭露和消除包括在社交媒体上面向外国的虚假信息。新闻媒体,外国官员和普通用户应格外小心,不要宣传虚假言论,或利用北京的宣传为他们在本国政治角力中加分。正如一位中国观察家所建议的那样,在中国官方数据的报告中不妨打个星号,代表对其准确性和潜在操纵性的担忧,这个星号不能因为测试能力不足或卫生系统不堪重负而被注销。最起码,外国新闻媒体应该考虑终止与中国官方媒体的付费文章和其他内容共享协议,就像英国《每日电讯报》正在做的那样。

北京很可能将这些预防措施描述为「反华」敌意、不知感恩或地缘政治博弈。但是,根据迄今为止在新型冠状病毒方面的经验,中国和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对中共领导的政权及其所提供的信息保持清醒的看法。随着人类遏制COVID-19的努力不断,国际社会必须与中国卫生官员和医学专业人员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忘记对中共统治的知晓。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资深研究分析员,兼《中国媒体快报》主任。

该文章还于2020年1月21日发表在《外交官》以及2020年4月16日发表在《风传媒》


国内宣传呼应对外手段来推卸责任,宣称中共获胜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减少和武汉解封,中国官方媒体、外交官和推特机器人一起动员,称赞中共对危机的处理,并向全球受众传播有关该病毒的虚假信息(参阅「中国之外」部分)。其中一些内容加强了两个主要说法,也已在中国国内流传开来:

病毒不是起源于中国:整个三月份,官方支持的中文媒体和政府知名人士已开始传播 COVID-19病毒是起源于中国之外而非武汉的说法。 3月21日,《上观新闻》((Shanghai Observer)原名《上海观察》,为《解放日报》的官方网站),重复一位著名的意大利科学家声称,说意大利的医疗工作者们早在去年11月就报告了有一种「非常奇怪的肺炎」,意指病毒是起源于意大利,这位意大利的专家似乎在说,该病毒在广为人知之前并非从境外被带入意大利。数日后,3月24日,受欢迎的中国新闻平台《今日头条》发表了一篇文章,将武汉新冠状病毒爆发与2019年在美国的吸用电子烟的年轻人中出现的一种「神秘肺炎」伪造地联系在一起。 3月25日,刊登在《环球时报》上的一篇文章在推出这样的阴谋论: COVID-19病毒是由一位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美国军人运动员于去年10月带到中国武汉的。

面向中文受众的中国官方媒体也支持中国政府人物在全球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这样的偏激说法。在回应3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控美国疾控中心(CDC)在2019年底掩盖 COVID-19病例一事,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发表一篇文章,鼓励赵「继续提出问题」。虽然推特在中国是被封的,赵立坚的看法还是很快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开来。推特的推文截屏在新浪微博平台上以「赵立坚连发五条推文质问美国」的主题标签流传,已被点阅数百万次。据(推特)传闻表明,这样的反美说法在一些中国民众中已经有了部分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虽这样的说法被允许广泛流传,政府审查人员在噤声其他关于冠状病毒的网路讨论方面却行动迅速。例如,中国审查员们已删除在微博用户中支持美国遏制COVID-19疫情的言论。

习近平回到舞台中心,中共宣告胜利:随着疫情在中国慢慢受到控制,官方媒体开始重申中共在其中的领导作用,并把武汉医护人员和居民的牺牲也强拉进这样的宣传中。这些举动的关键是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塑造成在对抗冠状病毒中的「英雄」。 3月10日,习近平在疫情爆发后第一次现身武汉。官方媒体显示了习近平在一家当地医院会见卫生工作者与当地居民揮手的画面,那些人在欢呼回应:「总书记好!」同一天,党刊《求是》发表了一篇习近平的讲话,在其中他强调对传染病的胜利只有在中共的领导下才可能取得。

官方媒体已开始重写当局在疫情爆发初期试图隐瞒的紀錄。 3月19日,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关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之死的报告中,追封李文亮为「先进个人」,并授予其中共忠诚党员,而不是在很多中国人眼中一直视为的「反体制」民间英雄。如同早期宣传所遇到的一样,部分这些说法已遭到了公众的抵制。 3月7日,武汉市党委书记王忠林号召市民对中共和习近平表达「感恩」,对那些为病毒和封城的影响而苦苦挣扎的市民而言,此举激起了广泛的嘲讽和愤怒。当地政府后来从该网站中删除了这一讲话,习近平在现身武汉时也提到一点,说党感谢武汉人民

然而,对许多中国人来说,政府的说法似乎正在被人们所接受。即便在那些依旧对疫情初期的应对怀有怒气的地方,怒火常常被转移到了武汉当地官员的身上,而不是针对中央政府或中共控制的政治体制。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对COVID-19疫情方面的不充分回应 — 这一点在中共官方媒体报导中比比皆是 — 也帮助支撑中共声称它正确应对此次危机。


审查近况美国媒体 哀悼新型冠状病毒亡者),粤语网路直播

  • 压在华美国媒体3月17日,中国政府宣布,对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工作的美国公民,将吊销他们在2020年过期的记者证。这些受到影响的记者们,包括一些最知名的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被强制离境,并被禁在香港和澳门进行报导。这三家媒体,连同《时代周刊》和《美国之音》,还被要求公布关于他们员工、财务和在中国运营状况的信息。该宣布发表后数日,外交部还强制几位中国公民从《时代周刊》和《美国之音》辞职。这些举动是回应美国早些时候将在美运营的数家中国官方媒体列为外国使团,以及美国政府要求这些媒体裁减中国籍员工的人数。针对中国政府的举动,美国政府中某些人士正在考虑吊销那些据信是在美国为中国官方媒体工作的情报人员的记者证。同时,那些支持美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努力的言论已经在微博上被审查
  • 针对武汉封城后有怨言的社交媒体审查就武汉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规模,质疑声已出现,认为死亡人数可能远远高于官方报导的2548例。发布在微博上显示人们排长队等待领取家人骨灰的照片后来被审查,商业新闻媒体《财新》发表的照片显示,仅在该市八家火葬厂的一家,就有2500个骨灰盒被领取拿走。根据这类数据,《自由亚洲电台》3月27日报导,当地人估计死亡人数高达4万6千。死者家属按照政府官员安排时间领取骨灰,而有人称(当局)以「丧葬津贴」的形式,发送封口费用来换取死者家属的沉默。根据《时代周刊》的一则报导,一位亡故先生的妻子被警方告知,停止在网上贴发消息。
  • 「网警」加剧抓捕在中国政府官员试图塑造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舆论之际,对网民的压制在升级。遍布中国,对那些已知曾批评政府疫情爆发措施的人,警察已经登门问话,有些还被拘留。 4月1日,「中国人权卫士」网站列出有897人被捕,因他们在网上发关于疫情爆发的帖文,其中206例是因为发布在微信上的资讯。这些被捕人士中有房地产大亨、中共党员任志强,他发布一篇现已被审查的文章,指责中国政府对吹哨人噤声,且隐瞒在武汉爆发的 COVID-19疫情。 4月7日,北京当局宣​​布,任志强因「严重违纪违法」,已在被调查中,这种罪名过去是被用来惩罚批评习近平的人。早些时候,在三月份,据澳大利亚的「60分钟」电视节目报导,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对媒体讲出有关地方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尽力使举报人噤声之后失踪。自该节目播出以来,尽管她目前的下落和状况仍然未知,但在医生的微博账户上出现了许多神秘的帖子
  • 「抖音」上的粤语直播被罚在中国社交媒体软件「抖音」上的直播者因为讲粤语而不讲国语而被临时禁止。虽抖音还未对此禁令公开表态,人们相信这是因为审查者可能发现对非国语内容的审查更难一些。

網民反制:分享信息,繞過審查,組織援助,哀悼

官方媒体和审查者们继续采取措施,来决定中国人民就政府对COVID-19病毒传播的应对,以及对他们在此特殊时期的日常生活中,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然而,在过去两个月以来,普通公民展示了非凡的创造性和勇气,他们寻找和分享关于疫情爆发的信息,援助武汉的同胞组织,哀悼疫情中的亡者。以下是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子:

  • 武汉封城日记武汉知名作家方芳的网上日记,提供了一扇透视在两个月封城日子里武汉人生活的窗口。尽管她在《财新》博客和微信上的帐户常常是几个小时内被审查者一刪再刪,但她的贴文还是被数百万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这些日记还被档案类项目如GitHub资料库和《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保存下来,并编辑翻译成英文书,将在六月由哈柏科林斯(HarperCollins)出版集团出版。
  • 公众怒火人们对武汉政府应对COVID-19疫情的不满,被抓拍到3月5日副总理兼政治局常委孙春兰视察该市时的一则视频中。从该业余拍摄视频中可以听到,当孙春兰和随行人员视察一居民住宅小区时,许多人从他们的公寓家里往外喊:「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 分享被审查内容3月10日,在习近平亲自到「第一线」视察武汉那一天,中国《人物》杂志上一则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文章,曝光了当地医生是如何遭受施压而压制病毒传播的早期迹象。尽管这篇采访艾芬的文章被审查者很快删除,网民们立刻就找到许多办法去分享该文,包括通过表情包(emojis)、拼音、韩文、二维码和以太坊区块链(Ethereum blockchain)来复制该文。
  • 志愿者协调援助物资在4月8日结束的武汉封城期间,普通中国人民组织起来,给第一线的救助者和受困者提供重要援助。葡萄酒进口商转变为去当地医院派送医疗用品,酒吧老板转变为医疗工作者做饭,还有人一起建立电话专线为亟需帮助的当地居民提供信息和援助。许多努力是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应用程式进行协调的。
  • 网路追悼亡者在4月4日清明节,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在生前2月7日发布的最后一则微博成为人们对他和其他疫情受害者的公众悼念。在数十万的评论中,网民们表达了对李文亮的感谢之情,其他人则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迎接那些在COVID-19病毒中去世的人

香港在病毒疫情中对媒体自由和数据隐私的施压加强

香港又增加了对媒体自由和数据隐私的新限制措施,此举引发了人们的担忧,担忧特区自治,和担忧当局是否会尊重铭记在《基本法》和国际人权公约中的公民自由。

  • 更多警察对报导抗议的记者的攻击在给特首林郑月娥的两封公开信中,「香港记者协会(HKJA)」就警方对当地记者的施暴,表达了愤怒之情。在3月10日的信中, HKJA提到一位记者被防暴警察打倒在地,还有几位电视台摄影师被喷胡椒水剂。在3月22日的信中, HKJA指控在2019年7月元朗地铁站暴徒袭击抗议者8个月后的一次游行中,警方向记者们喷胡椒水剂。
  • 采访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公共电视台被审查香港政府指控公共电台《香港电台(RTHK)》在其对一位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的采访中,违背了「一个中国」政策。在此3月27日的采访中,当该台的记者一再追问WHO的一位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得(Bruce Aylward),问他关于WHO将台湾排除在外的看法时,艾尔沃得似乎是挂断了香港电台记者的电话。香港商务局长邱腾华声称,该台因询问台湾世卫会员的问题,违背了其提供公众服务的办台宗旨。然而,批评人士将邱腾华的说法视为是试图限制RTHK的媒体自由和报导行为。在2月,该电视台因播出讽刺港警的节目,被亲北京团体批评。
  • 区议员因脸书发帖被控「煽动谣言罪」香港当局援用殖民时代的反煽动法,逮捕了一位区议员,这位议员在她的脸书上公布了一位当地警务人员个人资料。 3月26日,(香港中西区区议主席)郑丽琼议员在家中被捕,在她发帖公布那位去年9月向印尼记者梅加(Veby Mega)发射疑似橡胶子弹而导致其单眼失明的警务人员个人资料几天之后。在1967年反殖民暴乱后,该法案鲜有被用过。就郑丽琼议员被拘事件,「人权观察」组织用「可疑」一词来形容。虽郑丽琼议员后来被保释,那位对致伤记者担责的警察依在执勤。
  • 警察搜查被拘留者电话的权力扩大香港高级法院授予了警察更宽泛的权力,可以没有搜查令便可搜查被拘留者的手机。这项4月2日的裁决,推翻了2017年的裁决,当时的裁决是只有在「紧急情形」下,方可在无搜查令时进行手机搜查。自去年春天抗议运动开始以来,有7700多人被捕。
  • 高科技手环被用来监控被隔离的新入境者 就在世界各国政府奋力应对COVID-19疫情之际,香港政府推出了针对新入境者的新监控措施。从3月19日起,所有入境者必须进行两周的自我隔离,并佩戴一个连接手机定位软件的电子手环。如果佩戴者的位置有变化,当地卫生当局会立刻被通知。批评者们对此app表示担忧:担心它会被用来加强政府监控,侵犯公民自由。

中国之外动员全球传播渠道以传播关于新型冠病毒的不实信息和亲北京说辞

在全球各国遏制COVID-19病毒蔓延之际,中国官方媒体正试图影响就此疫情的全球舆论风向。上个月,为了淡化对共产党在疫发初期的应对失当的批评之声,中共支持的媒体已向全球受众灌输了三项说法:第一,中国对此危机的应对之策是其他国家效仿的楷模;第二,中国是在抗击COVID-19疫情的全球领袖,并为表示感激的国家提供了援助;最后,此病毒爆发事实上可能是发源于中国境外。

尽管其中的一些声称有一点属实,其余部分— 像是声称COVID-19是起源于美国意大利— 表明中国官方媒体和其它政府支持的各方是在仿效俄国手段,蓄意在海外传播不实信息。在一些情形下,中国发布的信息已经在现存的由伊朗和俄国创建的虚假信息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过去一月间,许多手段被采用:

  • 利用现有管道将官方媒体的内容植入外国主流媒体中外国新闻媒体继续接受中国官方媒体的资金,来向他们的受众传播中共对中国应对 COVID-19的宣传。过去两个月里,《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和英国的《每日电讯》报是以付费文章发表此类文章的部分外国媒体,虽然《每日电讯》看来随后中止了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和国营英文媒体《中国日报》的合作。新华社用内容共享的合作方式与非洲新闻网站如《加纳​​新闻》合作,突出中国对各国遏制COVID-19病毒的帮助。
  • 外交部发言人和外交官传播不实信息整个三月份,零散的关于 COVID-19起源的阴谋论和其他已经被证实是子虚乌有的信息被中国高阶外交官放大。 3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推文中发了一篇文章的链接,该文谎称病毒起源于美国,后来被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转推。还有报导说,在东京的中国官员接到指令,要把 COVID-19说成是「日本冠状病毒」。虽然推特平台在中国依然被封,但2019年中国采取行动,让中国官员们在推特开通几十个推特帐号,如今是在收割成果。
  • 官方媒体网路广告中国官方媒体已在外国社交媒体网站购买美国政治广告,意在掩盖冠状病毒疫情传播中,中国官方糟糕的早期应对,以及反过来嫁祸此全球瘟疫是美国造成的。由中国官方媒体包括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和《环球时报》制作的,出现在脸书和Instagram上,这些不公开来源的广告在宣传中国如何处理 COVID-19疫情。
  • 推特机器人一篇3月26日由ProPublica发布的调查发现,有一个由虚假和被劫持的推特帐号组成的推特群网络,在秘密散播中国政府关于病毒的宣传给全球受众。其中一些帐号发布推文表达对中国政府处理瘟疫的支持,另一些在推广不实信息或攻击在美国、英国和香港的政治对手。这个网络的一部分与一家设在北京的公司有关联,这家公司以前曾承包服务于「中国新闻社」来增加其推特粉丝,「中国新闻社」是中共中央统战部的一个分支。中国还利用推特机器人去放大传播意大利语主题标签赞扬中国医疗援助意大利的推文,意大利已被武汉冠状病毒重创。

重点反制:揭露北京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全球虚假信息

随着武汉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国官方媒体、政府外交官和推特机器人联手,将水搅浑、推广亲北京信息和分享已被证实的虚假信息的种种手段也在蔓延。其中一些手段是公开的,譬如某位中国外交官发推文、某位《中国日报》的付费文章出现在一家外国报纸中、抑或是新华社的新闻报导发表在合作者的网站上,另一些手段则是秘密的。鉴于其活动的范围之广,甚至是那些公开的手段都很难追踪。然而,在过去一月内,各种新闻和研究努力已经使得人们看清楚了这些媒体影响攻势,并在一些情形下促成了变化。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